“老戏骨”的戏剧人生——记康州剧社《海外剩女》杨老板、二战老兵的扮演者潘涌

6月3日,康州剧社《海外剩女》首演大获成功,观众反响热烈。整场演出扣人心弦、引人入胜,演员们的表演丝丝入扣、有声有色,令观众们沉浸其中、欲罢不能。演出虽然已经结束,但大家的热情没有退却,推送还将继续。今天介绍的是在剧中有出色演出的杨老板、二战老兵的扮演者潘涌。

都说人生如戏,在这个意义上,潘涌绝对是位“老戏骨”。他是真正的空军,人生阅历丰富。他是剧社最年长的演员,更是我们剧社的“宝贝”、幽默大师。已过花甲之年的潘涌,每次来得最早、走得最晚,风雨无阻。他在剧中担任杨老板和二战老兵两个角色,还身兼土木工程师爸爸的画外音。其中二战老兵的戏份非常重,台词又多又长,中间还夹杂着不少历史类信息。刚开始,潘涌在台词上吃了不少苦头,每次说的时候不是忘词就是闹笑话。为此,他每天熟读、苦练,突破了这个难关,不仅台词一字不差,还融会贯通到角色中。如今在舞台上,他三个形象切换自如,开口便是戏,老戏骨是也!

潘涌,一九五三年生于湖北武汉。一九六零年随父母亲调入北京,在空军大院长大,上空军育鹏育鸿小学。后遇到文革,一九六八年在陕西黄河滩空军农场劳动一年。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入伍,七四年入党,七五年提干在空四十五师二十九师任无线电员导弹工程师,两次入西安空军工程学院学习。一九七八年受空军派遣参加全国高考,高分考入安徽大学英语系。一九八二年毕业到空军第一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成家育有一子。一九九一年转业自谋职业,发明计算机英语教学系统。一九九六年来到美国纽黑文,打工开小酒庄至今,业余时间从事近代史空军史回忆写作。代表作有《看着我长大的空军大院》、《林彪问题研究主线》、《历史的疑点》,长长的《过客》系列、《我的小酒庄》等。

“老戏骨”的戏剧人生——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想不到今年我能有机会演话剧。导演给我安排的上场的两个角色,都显出对人生的无奈。杨老板相亲不成,只能摆摆手走了;二战老兵十八岁在美参军,到中国云南参加战斗,被日本飞机炸断了一条腿,从此一瘸一拐地走在人生的道路上。我的命运虽然像戏剧一样充满曲折高低跌荡,但没有感觉一丝无奈。不过我在背台词的时候仍寄予无限同情,很多时候眼里会闪着泪花,现实中太多了。

我们的排练期持续半年之久。前几个月,我没有意识到话剧有多难。每周六排练,周一至周五我熟悉台词。等排练那天我一站上台,像是瞬间失忆了!台词忘掉不少不说,留下的也是颠三倒四。我开始深刻意识到话剧的难度。

时间紧迫,再有一个月就要演出了。在导演的鞭策下,我全心全意背台词,每天背十遍。渐渐地,剧组的同仁已经感觉到我的演技在飞跃在提高。通过背台词,我发现每天的说话方式都在改变。用这种方式同别人交流,在教会在小酒庄很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力,我开始热爱话剧这门表演艺术了。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再次感谢张西总导演给我机会,王枫导演、姜茵导演的多方位指导,还有剧组同仁的鼎力支持,让我把握人生的最后机会,站在舞台上,把声音通过话剧表演永远留在人世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