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科学家们的舞台之路(四)——记康州剧社《海外剩女》花头巾的扮演者邢小军

今天这篇报道,很多读者观众期待已久,我们要介绍的是剧中花头巾的扮演者邢小军。6月3日首演之后,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对相亲男中的花头巾印象深刻,说他是剧里最受欢迎最出彩的角色之一一点都不为过。摇曳婀娜的身姿、永远翘起的兰花指、“红配绿”的衬衫和头巾、极其奇葩的择偶标准……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充满着搞笑、夸张,让人忍俊不禁、让人不忍直视。而这里面,有超多的细节,都是小军老师自己设计的。大家都说,他把这个角色演活了!

舞台之下的邢小军,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三无非主流科学研究者。无博士学位,无科研经费,无自己的实验室。干着常规技术的工作,操着一流科学家的心。孤独、忧郁而执着地走着自己的路。爱好过钓鱼,也爱好摄影,偶尔也舞文弄墨,写点随笔小诗。作品当然是拿不出手的,只有自己一遍遍欣赏,常常感动自己。他说他这一生只干了一件事,而且尚未完成。求学工作,结婚生子,飘洋过海,重启人生,在普度大学获得硕士,在耶鲁大学基因编辑中心当主任,对他来说,都不是事。他唯一醉心的,是把他25年前的一个想法,发明成产品,推向市场,变成生产力。没有一分钱的科研经费,他这个业余的科学家自掏经费进行研究。让他稍感欣慰的是,花了一万两千美元雇佣的律师,申请的第二个专利,今年二月份已经在美国专利局网站上公布。自己也已经把产品原型制作出来了,装满了四个纸箱。我们还是援引他自己在QQ空间撰写的自称“胡言乱语”的一段文字来了解一下他堪称传奇的人生经历吧。

“生来就与众生不同,常觉得自己是另类。曲高和寡。孤独,痛苦而又卑微地活着,不是好丈夫,也不是好爸爸。

用了8年的时间,实现了自己的第一个想法,自筹经费发明研制了中国第一台,也是世界第一台采用全新方法计算机程序控制的精液冷冻仪。独自推广,销售出10台。又用了17年,正在实现自己的第二个想法。我这一生,只有这两个想法是我自己的,是原创。我要用一生来实现它们。

也曾在自己的地下室组建了自己的实验室。

研究过专利法,自己亲自撰写中英文专利申请材料草稿。研究过合同法,懂一些自动控制特别是步进电机的控制,看得懂机械设计图纸,给自己发明的仪器连接过电子线路,研究过塑料材料,动手焊接过发明模型,使用过发泡剂。

我的本行却是动物繁殖科学,给牛,羊,猪,狗,狐狸配过种。

声称要写自传,鼓励年轻人,却只是开了个头,写了序言。等我第二个发明实现后再动手吧。

已经写好了自己死后的悼词,因为自己最了解自己,自己能干的事,不轻易麻烦别人。

34岁来到美国,放弃国内的副教授,放弃潜在的教授博导的头衔。在北卡大学校园的一角,死记硬背国内亲戚寄来的红宝书,先考GRE,3周后考托福,一次通过。开着一个二手破旧车,连续十四小时驾驶,从北卡到印第安纳,去普度求学。差点和大货车相撞,死在半道上。

钓过两条约15磅的鲈鱼。

想想凭一己之力找到了60年来主流科学家们一直在寻找的一种方法,并且是业余的,神经就错乱了,就有了上面错乱的文字。

让别人从我的发明中大把赚钱吧,我只赚取快乐和孤独,偶尔也有眼泪。”

邢小军,男,1968年出生于陕西丹凤。西北农业大学畜牧系动物繁殖科学硕士毕业。1993年至2003年历任沈阳农业大学畜牧兽医学院讲师和副教授。牛和其它动物冷冻精液生产新方法(密集浸入法)发明人,中国首台计算机程序控制精液冷冻仪及世界首台密集浸入式精液冷冻仪的研制人。

2003年底移居美国,2008年获美国普度大学(Purdue University) 动物科学系动物生殖生理硕士学位。工作之余喜好科学研究,发明创造。发明了新的精子冷冻保存的方法和设备,以替代他早先的发明和现有的方法。精通转基因动物生产所需的显微注射技术,胚胎和干细胞融合技术,精子和胚胎冷冻保存技术,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技术。2013年任职于耶鲁大学,2015年被提升为耶鲁大学基因编辑中心共同主任。

我的舞台之路——

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著名作家张西女士。当年还算是个文学青年吧,对作家有天然的崇拜。特邀她和几位朋友在陋室吃面,探讨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关系。康州剧社成立时,她自然而然地把我拉入了剧组。

张西女士首开先河,把她的填补空白的扛鼎之作《海外剩女》改编成话剧,美国众多剧社争相演出,好评如潮。我深知这部话剧的社会影响和现实意义,但让我这个从来没接触过话剧的门外汉来演一个角色,还是发怵的。

好在排练的场地离我的办公室只有一路之隔,从家过去也就十多分钟。有时还需要我去开门,就半主动半被动地参加排练了。

执行导演王枫家离得远,开车过来需要一个小时。她每周都给大家发消息,也没有什么人回复,所以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参加排练。她似乎有一股子不认输的劲,她风雨无阻地来,风雨无阻地召集大家。枫叶红了又落了,大雪下了又消了,春花开了,夏叶绿了。没有人阻挡季节的变换,也没有人能阻挡她排练的决心。作为主演之一,她同样是认真而执着。另外两位主演,叶子和赟丽,也是每周大老远开车过来排练。潘勇,现在我们都亲切地叫他潘爷,更是热情有加。就我所知,他们四人在长达八个月的时间里从来都没缺席过排练。

导演张西,除了要写作,要协调全美十个剧组的排练和演出活动,还要操心娘家康州剧社的排练进程。百忙之中不忘抽出时间来现场督战。她请来的艺术指导米雪儿,认真详细记录排练情况,现场指导纠正动作,事后在群里发送大量语音继续指导。

当我发现这些业余爱好者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一个比一个认真,我也被打动和感染,开始认真起来。

我能坚持下来,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我在剧组和排练的过程中很开心,感受到了温暖。我的工作压力也不小,业余时间还要用英文撰写我的专利申请材料和论文草稿。这些力不从心的事,搞得我紧张,忧虑甚至抑郁。而到了排练场地,我的这些烦恼就统统消失了。剧组成员间风趣幽默的对话,排错时的开怀大笑,还有大伙自发带来的美食享用。

我一生苦苦追求的东西没有给我带来快乐,而我不经意间走入的这个领域,却让我开心之至,感受到活着的美好和生命的意义。

感谢张西,感谢王枫,感谢米雪儿,感谢赟丽,感谢叶子,感谢潘勇,感谢张言文,感谢刘欣然,感谢赵立平,感谢任杰佛,感谢陈翰,感谢王建全,感谢马奕群,感谢马萧萧,感谢赵君艺,感谢魏宁,感谢王宗媛,感谢黄卉子,感谢陈琮蓉,感谢沈晖,感谢剧组的每一位这里遗漏的和叫不上名字的成员。我爱你们,我爱你们,我爱你们,重要的事说三遍。

 

我是一只癞蛤蟆

跟着剧组瞎蹦跶

只要天鹅们开心笑

我再咕咕几声叫

 (提醒:天鹅公母都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